宇航员Y

Dont give a fuck about you 214782

人类需要一个未来 短篇集

巨人的尸体躺在城市边缘。

有着蓝色眼睛的男人看着像素化的天空,

扶起自己倒在沙子上的摩托车叹了一口气。

他何时何地踏上征程?他只得。

公元历2045年,地球逆转工程第四年。

2025年行星5的沃贡人踏上了侵略地球的路程。

他们释放了一种放射性物质。

Charles戴上他的防风眼镜,踩下油门。

一部分的人患上各种各样的怪病。

一部分的人长出可怕的翅膀和尾巴。

一部分的人没有变化,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地球人口锐减1亿。

Charles xiaver就是那个撞了大运的,在那一年12月出生的男孩。

科学家们急切的寻找着地球二号。

政府才真的意识到所有的星球都失去了星星,宇宙法一朝作废。

包括行星5。

宇宙和人们开了一个天价的玩笑。

 “可是银河系漫游指南说”

“根据地球外交部可得知,沃贡人很温和。”

彼时他年幼的妹妹这样说。

Charles加大了油门。路上全是埋在沙里的高大建筑物,笼罩在夕阳的余晖里显得庄严又破碎。

人们躲在里面窃窃私语。

托那些科学家的福。Charles看着站在断墙处的小女孩,想到了他的妹妹。

-哥哥-

一部分人没有变化,除了外表。

他又疾驰过去。

2041年,政府的科学家发明出了反放射物质beta。管他什么东西。

夺走了他年轻的妹妹,夺走了美丽的星空。夺走了夜。一切都变成了颗粒状和像素化。

曾经他想要加入星际航舰队。曾经全埋在了沙漠里。

Charles感到前轮被刹住了。他很想微笑。但他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飞驰而来的高尔夫A9一个斜刹停在他面前。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下身是破洞牛仔裤。脖子上挂着看上去很重的金属链子。

他活脱脱像个摇滚歌手。

Charles踩下刹车,翻身很利落的下车。

“好久不见,erik”他仰着头看着向他走来的高大英俊男人,恍惚间记起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情。

“Hi,chuck。”被叫做erik的男人径直走过来吻住他。

风停住了。那两个身影交叠着,碎裂成了颗粒状的晶体。

“是爱么。”

“不,是寂寞啊。”

举着一个很大的漏斗的套着厚重白色防护服的人站住了。


一个补挡

fantasy

“我早说过,Charles,你不能总这么天真。”

“它迟早会毁了你的。”

二战au

德军军官Erik/Charles

1.

他的继兄,Kurt,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妈妈的第二个男人,一个德国高级军官,和他该死的,被诅咒的儿子。

自从他们搬进xiaver的祖宅之后,Charles和raven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

Raven,他的和他一样美貌多情又聪明的妹妹。

只因为他的母亲是犹太人,而在这个可怕的年代里,一个女人总要依附些什么的。

他理解母亲的害怕。但她不该找个混蛋。哪怕在这乱世里。

“算了吧,她不爱父亲,也不爱我们。”

Raven毫不在意的躺在她那张华丽的床上说

“早点找个德国军官吧,Charles,像愚蠢的老妈一样。”

“Raven’麻烦你,做个淑女好吗。”Charles翻了个白眼

“Even though,我知道你是个该死的基佬。”Charles叫着去打raven,而女孩翻到床的那一边,笑的像摇摆的水草一样。

Charles坐在床中央,突然感到一阵疲惫,女孩盯着Charles,Charles整理着因玩闹而杂乱的头发。

“我真希望能一直陪着你,raven。那么快乐”他开口,声音很苦涩。

Raven爬上床,紧紧的抱着他。

2.

“哦,是啊,当你坐在这时切你的牛排时。”Charles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叉子撞在精美的盘子上,发出极其不雅观的声音。

“Charles!”母亲从餐桌对面警告的冲他呵斥,raven在桌底下踢他的小腿。而他只是固执的看着那个德国人

他笑了“小朋友,你的想法非常非常的有意思。你今年几岁了?”“18岁。”

他撇了Charles一眼,Charles竭力使自己坐的笔直一些,而那人又转过去和他的母亲说话

饭吃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军官带着他的下属和他们告别,他伸手揉了揉Charles的头发“如果你能在犹太人中发现一个好人,那你真是发现了新大陆,是不是,little man。”

Charles僵硬的点头,那个军官招呼他的副手“erik”他目送他们离开。

Charles跑到raven的房间去

“他们就是一群无知的蠢蛋德国佬。”他做出呕吐的样子来“damnt”

Raven趴在床上“但我们无能为力”是啊,像所有无辜的人们,像所有的神的子民一样。

Raven爬起来坐在床沿,缓缓的摸Charles的头发“我想听你弹琴了”

是啊,母亲在今年给他换了一架三角钢琴,她只是,疏远的站在他们生活的边缘,偶尔投一块石子也掀不起什么东西,这么做也绝不是出于关心。Charles笑着看她“好的,raven,当然可以”她只是无聊。Charles这么想着,感到枯萎。

“Can’t you make the music easy and sad.”*one for my baby

和弦是Em7接着A7,活泼的令人觉得可笑。

3.

Charles换了一首新曲子弹,raven去上学了。他弹了两个小时,有点百无聊赖的弹他一直弹不熟的那几个和弦

“你还会弹钢琴。”Charles被吓的抖了一下身体,他回过头去,是昨天一起吃饭的副官,他在饭桌上不发一言。

“是的,先生。”我还能怎么回答呢,Charles低着头。erik冲他颔首“这一段时间我会跟在你身边,shaw长官的命令”

Charles笑起来,他只觉得讽刺“告诉我,先生,你觉得是犹太人害你们德国人失去了胜利吗?”

被叫做erik的副官盯着他,眯起眼睛,像一只狼一样,片刻,他摇了摇头“你不应该当着任何一位德国军官说这样的话,Charles”他叫他的名字,语气中透着一股子调笑意味“现在我要去接你的妹妹回来了”“。。。你几岁了?”Charles盯着他的背影,生出一股勇气来,那人的脚步顿住,但没有回头“我24岁,小主人。”“你会告诉shaw吗,我说的话。”

Erik回过头来看他,眼睛里是Charles读不懂的东西“我不会。”他不再停留,离开了

Charles坐在钢琴面前,才知道刚才自己做了件多么可怕又大胆的事。

Raven像一阵风一样扑到他怀里,Erik站在一边看着他们“sharn女士马上就回来,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会来叫你们”Charles不由自主的去看erik的眼睛,然后他被兴奋的raven拉上楼去

“学校里尽讲些无聊的东西”raven抱怨着“我的同学们也愚蠢的可笑”

Charles看着她,伸手去摸女孩的头发,动作中透露着安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Fantasy4

Erik似乎变成了Charles家驻守的军官

只不过他的军衔要高些

德国军官的制服很华美,十字架充满了平衡的美感

与他们犯下的滔天罪行相比,只是讽刺的可笑

Charles从来不信那些鼓吹的所谓的排犹言论,德国人也没那么傻,只是人性罢了。

可他固执的认为erik不一样,他看到过erik帮那些军官做一些不太繁重的活。

他从不对任何一个女仆或来祖宅里送菜的犹太人加以拳脚或侮辱。

他们相处的很好,他偶尔也会坐下来听Charles弹弹琴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形式下,Charles想,我会更喜欢他一点

“Charles,你真该用眼睛淹死一个人。”erik靠着他,他按下一连串的琶音以示脸红

哦,还有他该死的优雅的谈吐。

“那你呢?”erik站起身,整理起自己的军装来,向Charles敬了一个军礼“抱歉,我该去执勤了,小主人”

“你真懂得欲擒故纵的那套把戏,是不是”Charles笑的无奈又甜蜜,erik俯下身来摸他的头发“就快溺死了。”

Raven很快知道了他们搞在一起的事情

从此那些秘密聚会变成了3个人

“哦。。。Charles你真是不知廉耻,看看你们,一对爱情鸟。”raven装作嫌弃的看着他们两相互依偎的样子,然后笑着扑上来和他们闹做一团。小姑娘揪住erik的耳朵“要是你对Charles不好,我就把你的老二割下来”Charles捂住她的嘴“你能不能淑女一些。”erik大笑着搂住Charles“找到男朋友再说吧,小公主。”raven发怒的去打他。

那大概是Charles最快乐的一段时光,直到shaw送了他一套睡衣,女性的丝绸蕾丝长袍,粉红色的。肩头甚至缝着一个纳粹的标志。Charles发了一通火,将女仆赶出去,自己一个人闷在房间里。raven知道后疯的像一只母老虎,erik匆匆赶来的时候被她用力抓了一道,他没来得及管,小心翼翼的去开Charles的房门“Charles?”他在哭,erik走进去,矮下身子跪在床边,伸手去摸他脸上的泪痕“他侮辱了我。。。。他侮辱了我们。。。”Charles小声的说,erik将自己的额头和他的抵在一起“嘘。。”他抚摸着他的头发安抚他“我知道,我知道的,Charles。你要听我说,好吗?”erik反复的抚摸Charles的头发“我现在还不能和他抗衡,但我会的,我会的。看着我。”他扶住Charles的脸让他看到自己的眼睛“这就是他的目的。激怒你,然后激怒我。听着,如果我有选择,我一定不会这么做,去杀死一个无辜的民族来洗刷我们的罪,但我没得选。”erik凝视着Charles的眼睛“我是个德国人,我的意思是,有的选的事,我绝不想去为难一个犹太人。我无意伤害任何人,我也无意伤害你”他去亲Charles的脸颊“我想我是爱你的。

Charles张开双臂去抱他“真高兴你不是个虐待狂。”

Fantasy5

下次raven真的该下手轻点,Charles在帮他扎绷带,raven在一旁翻白眼“motherless dick”她咬着棒棒糖,下了一个不知道该给谁的结论

Charles的眼睛哭的很红,罕见的没有出口提醒raven令人糟心的语言习惯,只是沉默的倚在erik边上

“我要走了,Charles,得去shaw那边汇报任务。”erik抱了一下他,抽身离开了

Charles躺回的床上,raven从沙发上跳起来“Charles,我永远站在你这一边,你知道的”

他们聊了一会儿天,raven离开了,Charles睡到下午被母亲的女仆叫醒“Charles小主人,一位军官在楼下等你”她恭敬的说,低着头离开了

Charles披好衣服下去之后,才发现来人竟是shaw

他熟练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你和erik相处的不错,是不是,小家伙。”Charles默不作声的坐在沙发另一端,他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shaw挑了一下眉毛,思考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么,据我所知,你的父亲”他指了指Charles‘是个犹太人,是个老师。’“不是,他是一个德国军官。”Charles迟迟的听见自己的声音。

Shaw笑了“你知道我说的是你的亲生父亲。”他的声音满足又残忍“说起来,我还挺喜欢你母亲的。嗯?你想去法国读艺术吗?里昂最好的学校。”Charles看起来冷静又孤独“我喜欢都柏林,谢谢。”shaw叹着气“你还不懂吗,littleman,这是我和erik之间的问题,我的副官可不是那么一直彬彬有礼,他是一头狼,到最后他会害死我也会害死你,他是个野心家,你觉得他会在乎你?他在乎的是权利。”Charles盯着他,垂下头“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shaw站起身,冷漠的看着Charles,伸手抚平自己的军装“你真该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你还太年轻。年轻人,总是做错事。”“该死的混蛋。”Charles在他身后说,他在沙发上把自己蜷成一团。“准备启程去里昂吧。”shaw看上去毫不在意

Erik晚上来他房间里的时候看上去疲惫又愤怒。他看着Charles“shaw来找你了?”“我看到的是哪个你,erik”Charles背对着他躺着,甚至差点失去了质问的力气

Fantasy6

Charles做梦也没想到raven没去上学。

宅子里乱成一团,他因为头痛睡到很晚。披着睡衣起来时,erik也已经离开了。

他被跑过的女仆撞的侧过身体,Charles拉住她,因为睡的不好人都阴沉沉的“这么着急在干什么。”那女仆弯下身体整个人很惶恐“是raven小主人。。。。她没在学校。”“你说什么?”Charles清醒了大半,几乎控制不住情绪朝她吼。他往楼下跑,有两个军官站在门口。Charles皱着眉头“让我出去。”那两个军官交头接耳的说着德语,Charles不耐烦的站在那拿脚点地。话语中不乏贬低,他们大概以为他不懂德语,Charles冷笑了一声“Lassen sie mich bitte raus”他们停住了。可能是因为震惊,一个人吞吞吐吐的说“Der general sagt,sie …..kÖnnen sich nur in der villa bewegen.Es ist nicht sicher.”“ist Erik.”Charles不耐烦的说。那人摇摇头,Charles走到客厅去打电话,对方却说erik不在,他跳到沙发上,再光着脚跳到钢琴下面的软垫上。

他又因为疼痛跑到床上去,做了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梦,冷静下来想想,她可能又和她的那帮狐朋狗友溜到外面去玩了,Charles陷入了睡眠。

天色渐渐沉了下来,Charles只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疼痛感。

Erik站在他床前,面色不虞。

“Raven她。。。死了。”Charles在一片半梦半醒的白光中,用那双蓝眼睛看他“你说。。。什么?”

“她溜进集中营里,是毒气。我去找了,她已经死了,还有一个男孩,好像是她的朋友,也死在里面了。”erik说的很快,他的眼眸里有苦色“对不起。。。raven死了。”Charles盯着他,听不懂似的问“你说什么?”很快的再次沉入睡眠。

他的身体很热,他在发烧。

Erik再次进去的时候,Charles的脸还是红的,低烧。

他向erik招手,他低下头去看他,Charles用手揽住他的脖子,低语着“请进入我”

Erik看着他,将他抱起来“你认得我吗?”Charles笑了,好像他说了一句诳话“你是erik呀。。。请你进入我。。。抱抱我,好吗。”

他们抚摸着对方,erik将手缓缓伸入Charles的衣服,他亲他的身体,他们默不作声的完成这一切。

最后erik进入了他。Charles哭的破碎又痛苦。erik吻他的眼睑,他惊异的看到那双迷蒙眼睛的清醒。他只是不忍心。

他抱着他,帮他将身体擦拭干净。直到清晨才离开

Charles没睁开眼,但他感觉到了床单被带起来的凉气

“你说,这是不是爱啊,erik。”

他还是在发烧,苍白又脆弱。

Fantasy7

是shaw。

他早该料到的。

人类的感情多么奇怪啊,他却还是对erik恨不起来

他仍然常常来宅子里看他。眼神中总是透着将要淹死之人的无畏。

于是在两个士兵的嘴里他又得到了剩余的真相。

他们低声交谈着。

Charles却觉得心里被一把刀子划过,淅淅沥沥的流出血来。

夜里醒来的时候Charles看到睡在他房间的小沙发上的erik

他总是见不到他,除了睡着后的夜里或是恍惚间的黎明。

他蜷缩着。像被揉皱的纸一般,他的身体那样长又那样憔悴。

于是他又想到常常缩在那其中的raven,他们的身影交叠起来,暗淡又模糊。

Charles的眼眶湿润起来。

他从未理解过死亡的含义,墓碑上的尘埃或是其下的尸骨,那一切那么那么远,只因他们还都那样年轻。而raven,那个比他小一岁有着明媚眼眸的妹妹,已经得到的或将要得到的,都已经失去了。那一瞬间,死亡带来的撕裂感又那么那么近。

Raven为了他去找shaw,而shaw,大概是瞬间的恼羞成怒,又或是长久以来忍耐的结果,他将她——那个年轻的女孩。送上了一辆开往犹太人集中营的车。而有了erik的命令,他们将那带电带血的大门打开来。

有了erik的命令。

Charles沉默的透过黑暗凝视着erik疲惫又安宁的侧脸,心脏传来一阵钝痛感。

当他迟迟的意识到自己因这钝痛感喊出声之前,erik坐了起来,他的眼神很担忧。他的眼神一直很担忧,自从raven死后。

他走过去,而Charles将自己深而重的将自己埋在被子里,抗拒着。erik停下来。

仿佛能摆脱什么似的,Charles自嘲的想。erik顿在那里“对不起,真的对不起。。。Charles。”

“我已经失去的,和终究要失去的,你拿什么赔给我?erik。。。你说啊”

Erik很痛苦。Charles告诉自己。但他还是问“你给了他们命令,是吗,为什么?为什么。。。。”他残忍的看到erik脸上明晰的痛苦,攀着他的血管涌上来,几乎令人窒息。“是shaw,他拿你威胁我”他说,几乎与如墨的夜色溶成一团“我根本没的选,Charles。。。如果伤害到你,我真的很抱歉。”erik的声音又轻又破碎。

Charles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几乎要留下泪来,但他只是感到无尽的疲惫。

“去睡觉吧,erik。”

太阳快出来了。黑夜说。

Fantasy8 尾声 *BGM-fool for you

Erik再抽出时间去看他的时候,老宅子的客厅里堆着成件的行李,他走过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Charles趴在他的床上看书,终于不再是那副残败的样子。

Erik站在那,恍然间竟然觉得仿佛初见他一般

透过明媚的阳光下看见漂浮的尘埃。

“你要离开吗?”erik开口,觉得心口不自觉的疼痛。Charles仍然在看他的书,仿佛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般没什么表情“shaw答应我的,我要去里昂读书了。”erik盯着他,他只是看着他,目光中是没人看得懂的孤独与阴狠

“你要抛弃我吗,Charles?”

Charles没有回答他,自顾自的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为了你的权利与渴望,你会牺牲我吗?继raven之后?”

“我没有那么做。”

Charles放下书,他看着他,不清不楚

“你利用了我的妹妹。这给了你一个令shaw下台的好理由,是吗?”Charles很冷静的凝视着他,眼睛里透着他僵硬的挺直的倒影。

“我对raven的死感到抱歉,这句话是真心的。”

“那么,谢谢。”

Charles终究是不忍心一般“为了你自己,停止吧,erik,野心迟早有一天会吞噬你。”

Erik固执的不去看他“留在我身边行吗?”Charles爬下床去亲他,凑在他耳边说“我爱你,erik。”“有的时候我真希望你是个帅气的傻子。”他们拥抱着,用几乎撕裂对方的力气。

某一年,某一个月,某一天,某一个小时里的某一秒钟。

他们的身影交叠着。感情交融。

而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夏天。那个眼神,那架钢琴,那对绿色的眼睛。


那天之后Charles离开了,erik远远的站着,看着他的他的母亲拥抱着。感觉有某样东西从他的心里被打碎偷走了,于是他迎着风,留下眼泪来,Charles的母亲从远处走来,他帮她打开车门,随后用手套擦去了眼泪。Charles走上飞机,看着离开的车,目光一点点暗淡下去。

去里昂后,他们仍然常常写信。Charles经常寄谱子给他。某一个大三的午后,他看见那个常常跟着他的副官变了一个人,Charles疑惑的看着他走进来“请问你Allen去哪了?”那人朝他敬了个礼“我是Alex,我是erik长官的下属。”Charles看着他,露出一个苦笑来“终究。。。”

而在这个又长又苦的故事里,他们终究两厢纠缠。

恍惚间,他又看见他朝他笑的明媚

Charles,你真该用眼睛淹死一个人。”

end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2

Charles睡的不是那么安稳,他才来吉诺莎一个星期,第一次见到皇帝。也是第一次知道皇室之间的斗争那样裹狭着血腥与残忍。昨日erik持着匕首凶狠的划开侍卫的脖子时一瞬间露出的野兽眼神让Charles浑身的血液都凉下来了。他必须残忍,Charles明白,erik甚至都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但是提起刀杀死一个人,这是Charles做不到的事情。天才朦朦胧胧的亮起来,不太清醒的Charles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枕在一个人坚实的手臂上。Erik。Charles的身体僵硬起来。他像一只被电到的猫一样想要从自己的一侧滚下床去,腰及时被erik抱住,皇帝的声音很冷静,听不出什么情绪“这么不喜欢我?”“没有!”蓝眼睛的王子下意识的否定,想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难堪闭上眼睛。他被相当温柔的放到床上去,皇帝坐起来,扣上开衫,相当迅速的把自己恢复成了体面的样子。Charles爬到床头去坐好,erik盯着他,一边理着自己的衣袖“我早上要处理政事,下午可以陪你在吉诺莎的的街巷里逛逛。有什么事情可以找Emma。”皇帝想到什么一样皱起眉头“我什么都没对你做。还有,大婚的日子你来定吧。”erik离开了。空气中的凉气也被一并带走。那个人墨绿色的眼睛里仍旧藏着冷漠和防备。以及某种不知名的残忍。Charles叹着气。他长的这样英俊,当丈夫应该也还不错。他光着脚跑到高塔外,那里站着一个士兵,Charles拍了拍他的肩膀“帮我叫一下Jean好吗?”Charles感觉到凉气顺着脚尖涌上来,他又奔回卧房去。昨天erik明明可以随便叫一个士兵来杀死那个不知名的叛军。Charles裹紧了自己。吉诺莎的天气带着一种阴沉。

Erik守信用的来接他,皇帝望着他的眼睛带着疲惫,Charles被erik拉住,头上被套上一个帽子“狼皮的,现在风雪很大。”Charles点头,Jean扶着他进了马车,erik坐在另一边“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Charles眨眨眼“我要羽管风琴,还要书。”尽管erik没说什么,但他知道他可以尽量多说些。毕竟以后这里会是他的城堡,让自己过的有趣些才行。“你会弹羽管风琴?”erik盯着Charles“嗯。”“我会叫hank帮你准备这个。”皇帝说“明天。”他们最后也没有去什么地方,只是Charles买了几本书就匆匆回程了。Charles叹息着向窗外张望,他只是突然没了兴趣。

马车还没进皇宫就听见一阵打打杀杀声。Charles疑惑的探出头去,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眼睛“Logan?”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被叫了名字的男人顶着猫耳朵一样的头发望过来,erik冷漠的盯着他。哦,天呐。Charles想。Logan是要扑过来打erik么。

人类需要一个未来

“梦里的眼泪结成钻石💎”

“我跪下来捧住他们,捧住终于离开不长也不短的青春。”

可是一想起你呀

我的心总是猛的下坠

我想要,

我想要坐在很贵的跑车里

我想要探过身体去寻找一个爱人的嘴唇。

左手点烟,右手香槟

手腕处纹着爱人的名字。

仿佛真的拥有这一切一般,可是看着我的眼睛。

我只能看到潮湿的欲望,忧郁的蓝色,一连串意义不明的音符。

诅咒我吧,Erik lensherr。

让我爱你。让我永远只能爱你。

让那钻石眼泪变的有价值。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1

Erik提着他那件有些笨重的用动物的皮做的衣服。雪狐狸,是基诺莎最高档的皮衣。他皱着眉头看着爬到床中间开始脱衣服的Charles——“你在干什么?”新皇帝的声音冷下去。Erik看到他怀着愤怒的眼睛,和他半落的衣衫。蓝眼睛小王子还真的把他当成某种未开化的野蛮人了——他们甚至都不认识,除了一个名字。名字,对了,他只是恨恨的报了自己的名字,仿佛他已经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按进床里强奸了一样。不管怎么说——他的皮肤很白,Erik走到床头将衣服放下。“我不是那种人,就是,那种,特殊爱好或强迫别人的人。我毕竟是个皇帝——还有,把衣服拉上,Charles,Charlesxiaver,王子殿下,还是我得叫你公主。”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太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谁把这个蓝眼睛男孩带到他房间里的,他说了什么,又或者叫他做些什么。Emma或者是那个俄国佬。他既想罚他们,又想赏赐他们。但是那位蓝眼睛的王子终于不再那样怨恨的盯着他了。他拉上了他的丝绸衣服坐在那里。尽管如此,他的脸颊仍使他看上去气鼓鼓的。

Charles被带到这位新皇帝的房间之前见到了一位一身白的女士。他先是被告知他被新皇帝选中——作为伴侣。可是他只渴望自由,基因学,和一些乐器。作为王子他从来也都没有什么选择权。于是他与Raven——他兄弟姐妹中关系最好的那一个道别。他走的那天西彻斯特的阳光很温暖。Raven站在高高的城堡上冲他挥手。一切都如去时般不在了。这时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深的悲伤来,他迟迟的意识到自己才19岁。他从未离开过家。到基诺莎之后他和他的侍女被安排在一间相当繁儒的房间里,这期间这位女公爵敲响了他的门,她相当高傲的扬着脖子扫视了他一番“lensherr喜欢这个类型的。”她的声音中带着某种不屑“把自己弄干净点”随后就离开了。才有了现在这幅场面——Charles拉着衣服不由的尴尬起来。他怎么这么蠢。不等他陷在这种自怨自艾的情绪里,一个侍者就捧着一个装水果的盘子进来了,只是他靠的太近了点——Charles看到他掏出匕首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有些纠结的想,该装的柔弱点吗,不要那么柔弱,可是太强硬lensherr会不会不喜欢。现在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他还没活够呢。Charles有点悲伤的想。直到Erik开口“你可以选择像个男人一样过来和我决斗。还是执意威胁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你赢了我可以当皇帝,你杀了他,我发誓绝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Charles望着那双绿色眼睛,第一次在寒冷的基诺莎找到了温度。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序

Erik/Charles

“我猜

忧郁的白色鸟儿从我的胸中飞出,

应当是我的天赋异禀”

Erik lensherr这位正当英年的君主第一次看到披着白狐狸皮的来自南方小国的年轻王子是在自己的寝宫里。说来也怪,他突然觉得在对方厌恶的表情下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显得那样可笑。他卧薪尝胆,打败了暴虐的君王,他久年的仇敌——shaw。当然了,鲜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些血泪登王史,但人人都因为这个深冬雪天拎着旧皇帝的头走出行宫的年轻侍卫惧怕不已。说不清是因为恨意,还是尊敬,又或者是嫉妒还是其他什么的,他们总是对他毕恭毕敬。Erik很少再在其他的人的脸上寻到这样鲜明的表情。爱即是爱,恨也只是恨。也许这短短的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变故,又或者是那日他身后的血染红了一整片雪地?

他望着小王子蓝色的眼睛“说出你的名字。”Erik脱下长袍。这几个字打在Charles心上,不自觉的便成了一种讽刺“Charles Xavier,皇帝陛下。”他捏紧袖管。只觉得北境的风竟这样的冷。Erik默不作声的看着那双蓝眼睛流露出委屈的情绪,笑了“那么,你为何而来,Charles Xavier。”


关于飞鸟症

我喜欢这个


慕晓川:

  飞鸟症:特别冷的一个文梗,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 ,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  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及时认出来了,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即死者复活。


感觉知道它的人并不多,是一个很新奇的设定,我觉得挺适合写先虐后甜或者双向暗恋之类的文,也是我列表给我的,给大家分享一下写文的文梗,真的好想吃各位太太产的粮啊,给各位大佬递笔。


抱梗随意


其实是希望大家去看看我写关于飞鸟症的文(悄咪咪)


最后祝各位吃粮/产粮愉快啦


私心打了很多tag,


dbq

我没有足够的才华。我只有痛苦。

”说到底,世界也是身外之物”

你好,我是18岁的Charles xiaver。我是个作家,是的,你可以这么叫我。我常常想啊,别人的人生,可以环游世界,可以破釜沉舟,可以欢声笑语不断,或许这么说是有失偏颇——也许此刻是我的坏情绪影响了我。我是堕落之人,事实上,我撒了谎。至少我是个失败的作家,没什么人真的知道我,了解我——愿意爱我。 更重要的是,我没有钱吃饭了,但我有一大堆纸,想法,和没人要的爱。在想法里沉沉的下坠——一瞬间连死亡都是那么的释然,少了一个爱我的人——也许吧。我的离开是否会让他心口一痛,在远方的彷徨的未知的猜测里。

我想死在火星上,穿着宇航员的美丽衣服,漂浮。想要在手腕处纹一处纹身,想要染一头金发。我常常想,埋没于人群或万人敬仰,又如何呢。受人尊敬——我知道我本该得到。

我的性格太傲——也许是我的错。我的母亲与我关系不和,父亲去世的很早。我独立的也很早,怀着一腔热血,却还是早早的失败了。 还因为该死的良性癌细胞做了两次手术——花光了所有的钱。

我写下了那么多的诗句,世上不乏美丽动人的词藻,我为此骄傲。只是没想到这竟是我最后的结局。

                          Erik lensherr

                      如果你还记得我


西彻斯特 四 完结

七月份的火车火拼还需要些什么。

他以为一个能移动金属的反社会疯子就够了。

Charles被Logan放在最靠窗的椅子上,Erik临着他,Logan做在最外面的位子。车开了不到十分钟,瘫在椅子上的Logan很反常的向列车中部走,Erik盯着他的背影皱起眉头来。——这个神经病恨不得一辈子待在一个地方,还有酒精依赖问题。又过了五分钟他走回来,整个人显出一股子不太正常的整洁模样,手上拿着两罐啤酒“要喝吗”他朝Erik举起来。

“Logan从来不会那么做。”Erik站起来“而且你确定你没拿错东西?”手枪落进他的手里。

他多么想再像小时候一样,哭的话妈妈会把他抱起来安慰,生气了的时候用拳头解决问题。可是长大之后一切都变的那么那么复杂。他也不再是那个男孩了。再也不是了。

“如果我该为你的人生提一个什么建议的话,别在磁力之王的面前戴头盔——那一圈套在你脖子上的可是铁的。鱼缸头。”他只是敲晕berk,今天不会再有人死。他说过的。直到他跪在Charles面前,Logan中了几弹,他的爪子很深的插进Charles的腹部。

故事怎么开始的来着。他孤身一人来,又得孤身一人走。他曾承诺过的,都已经是曾经。至今他也很难说清楚他和Charles纠缠着的过往里的爱恨——反正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不是么。他抱着Charles已经凉了的身体——他甚至没给Erik留下一句话。也是,他如果留下一句我爱你反倒是遗憾。Eriklensherr一直以为自己两手空空,如今却掉下眼泪来。他站起来,车厢里空空荡荡,人们看到这一幕早已吓破了胆。

他终究失掉了一切——这难熬的一天终于结束,他勒住berk的脖子——他早说过自己不是好人,这一点有据可依。

“而我。。。我是这世界的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