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Y

Dont give a fuck about you 214782

人类需要一个未来 短篇集

巨人的尸体躺在城市边缘。

有着蓝色眼睛的男人看着像素化的天空,

扶起自己倒在沙子上的摩托车叹了一口气。

他何时何地踏上征程?他只得。

公元历2045年,地球逆转工程第四年。

2025年行星5的沃贡人踏上了侵略地球的路程。

他们释放了一种放射性物质。

Charles戴上他的防风眼镜,踩下油门。

一部分的人患上各种各样的怪病。

一部分的人长出可怕的翅膀和尾巴。

一部分的人没有变化,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地球人口锐减1亿。

Charles xiaver就是那个撞了大运的,在那一年12月出生的男孩。

科学家们急切的寻找着地球二号。

政府才真的意识到所有的星球都失去了星星,宇宙法一朝作废。

包括行星5。

宇宙和人们开了一个天价的玩笑。

 “可是银河系漫游指南说”

“根据地球外交部可得知,沃贡人很温和。”

彼时他年幼的妹妹这样说。

Charles加大了油门。路上全是埋在沙里的高大建筑物,笼罩在夕阳的余晖里显得庄严又破碎。

人们躲在里面窃窃私语。

托那些科学家的福。Charles看着站在断墙处的小女孩,想到了他的妹妹。

-哥哥-

一部分人没有变化,除了外表。

他又疾驰过去。

2041年,政府的科学家发明出了反放射物质beta。管他什么东西。

夺走了他年轻的妹妹,夺走了美丽的星空。夺走了夜。一切都变成了颗粒状和像素化。

曾经他想要加入星际航舰队。曾经全埋在了沙漠里。

Charles感到前轮被刹住了。他很想微笑。但他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飞驰而来的高尔夫A9一个斜刹停在他面前。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下身是破洞牛仔裤。脖子上挂着看上去很重的金属链子。

他活脱脱像个摇滚歌手。

Charles踩下刹车,翻身很利落的下车。

“好久不见,erik”他仰着头看着向他走来的高大英俊男人,恍惚间记起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情。

“Hi,chuck。”被叫做erik的男人径直走过来吻住他。

风停住了。那两个身影交叠着,碎裂成了颗粒状的晶体。

“是爱么。”

“不,是寂寞啊。”

举着一个很大的漏斗的套着厚重白色防护服的人站住了。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2

Charles睡的不是那么安稳,他才来吉诺莎一个星期,第一次见到皇帝。也是第一次知道皇室之间的斗争那样裹狭着血腥与残忍。昨日erik持着匕首凶狠的划开侍卫的脖子时一瞬间露出的野兽眼神让Charles浑身的血液都凉下来了。他必须残忍,Charles明白,erik甚至都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但是提起刀杀死一个人,这是Charles做不到的事情。天才朦朦胧胧的亮起来,不太清醒的Charles后知后觉的发觉自己枕在一个人坚实的手臂上。Erik。Charles的身体僵硬起来。他像一只被电到的猫一样想要从自己的一侧滚下床去,腰及时被erik抱住,皇帝的声音很冷静,听不出什么情绪“这么不喜欢我?”“没有!”蓝眼睛的王子下意识的否定,想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难堪闭上眼睛。他被相当温柔的放到床上去,皇帝坐起来,扣上开衫,相当迅速的把自己恢复成了体面的样子。Charles爬到床头去坐好,erik盯着他,一边理着自己的衣袖“我早上要处理政事,下午可以陪你在吉诺莎的的街巷里逛逛。有什么事情可以找Emma。”皇帝想到什么一样皱起眉头“我什么都没对你做。还有,大婚的日子你来定吧。”erik离开了。空气中的凉气也被一并带走。那个人墨绿色的眼睛里仍旧藏着冷漠和防备。以及某种不知名的残忍。Charles叹着气。他长的这样英俊,当丈夫应该也还不错。他光着脚跑到高塔外,那里站着一个士兵,Charles拍了拍他的肩膀“帮我叫一下Jean好吗?”Charles感觉到凉气顺着脚尖涌上来,他又奔回卧房去。昨天erik明明可以随便叫一个士兵来杀死那个不知名的叛军。Charles裹紧了自己。吉诺莎的天气带着一种阴沉。

Erik守信用的来接他,皇帝望着他的眼睛带着疲惫,Charles被erik拉住,头上被套上一个帽子“狼皮的,现在风雪很大。”Charles点头,Jean扶着他进了马车,erik坐在另一边“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Charles眨眨眼“我要羽管风琴,还要书。”尽管erik没说什么,但他知道他可以尽量多说些。毕竟以后这里会是他的城堡,让自己过的有趣些才行。“你会弹羽管风琴?”erik盯着Charles“嗯。”“我会叫hank帮你准备这个。”皇帝说“明天。”他们最后也没有去什么地方,只是Charles买了几本书就匆匆回程了。Charles叹息着向窗外张望,他只是突然没了兴趣。

马车还没进皇宫就听见一阵打打杀杀声。Charles疑惑的探出头去,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眼睛“Logan?”他听见自己的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被叫了名字的男人顶着猫耳朵一样的头发望过来,erik冷漠的盯着他。哦,天呐。Charles想。Logan是要扑过来打erik么。

人类需要一个未来

“梦里的眼泪结成钻石💎”

“我跪下来捧住他们,捧住终于离开不长也不短的青春。”

可是一想起你呀

我的心总是猛的下坠

我想要,

我想要坐在很贵的跑车里

我想要探过身体去寻找一个爱人的嘴唇。

左手点烟,右手香槟

手腕处纹着爱人的名字。

仿佛真的拥有这一切一般,可是看着我的眼睛。

我只能看到潮湿的欲望,忧郁的蓝色,一连串意义不明的音符。

诅咒我吧,Erik lensherr。

让我爱你。让我永远只能爱你。

让那钻石眼泪变的有价值。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1

Erik提着他那件有些笨重的用动物的皮做的衣服。雪狐狸,是基诺莎最高档的皮衣。他皱着眉头看着爬到床中间开始脱衣服的Charles——“你在干什么?”新皇帝的声音冷下去。Erik看到他怀着愤怒的眼睛,和他半落的衣衫。蓝眼睛小王子还真的把他当成某种未开化的野蛮人了——他们甚至都不认识,除了一个名字。名字,对了,他只是恨恨的报了自己的名字,仿佛他已经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按进床里强奸了一样。不管怎么说——他的皮肤很白,Erik走到床头将衣服放下。“我不是那种人,就是,那种,特殊爱好或强迫别人的人。我毕竟是个皇帝——还有,把衣服拉上,Charles,Charlesxiaver,王子殿下,还是我得叫你公主。”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太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谁把这个蓝眼睛男孩带到他房间里的,他说了什么,又或者叫他做些什么。Emma或者是那个俄国佬。他既想罚他们,又想赏赐他们。但是那位蓝眼睛的王子终于不再那样怨恨的盯着他了。他拉上了他的丝绸衣服坐在那里。尽管如此,他的脸颊仍使他看上去气鼓鼓的。

Charles被带到这位新皇帝的房间之前见到了一位一身白的女士。他先是被告知他被新皇帝选中——作为伴侣。可是他只渴望自由,基因学,和一些乐器。作为王子他从来也都没有什么选择权。于是他与Raven——他兄弟姐妹中关系最好的那一个道别。他走的那天西彻斯特的阳光很温暖。Raven站在高高的城堡上冲他挥手。一切都如去时般不在了。这时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深的悲伤来,他迟迟的意识到自己才19岁。他从未离开过家。到基诺莎之后他和他的侍女被安排在一间相当繁儒的房间里,这期间这位女公爵敲响了他的门,她相当高傲的扬着脖子扫视了他一番“lensherr喜欢这个类型的。”她的声音中带着某种不屑“把自己弄干净点”随后就离开了。才有了现在这幅场面——Charles拉着衣服不由的尴尬起来。他怎么这么蠢。不等他陷在这种自怨自艾的情绪里,一个侍者就捧着一个装水果的盘子进来了,只是他靠的太近了点——Charles看到他掏出匕首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有些纠结的想,该装的柔弱点吗,不要那么柔弱,可是太强硬lensherr会不会不喜欢。现在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他还没活够呢。Charles有点悲伤的想。直到Erik开口“你可以选择像个男人一样过来和我决斗。还是执意威胁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你赢了我可以当皇帝,你杀了他,我发誓绝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Charles望着那双绿色眼睛,第一次在寒冷的基诺莎找到了温度。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序

Erik/Charles

“我猜

忧郁的白色鸟儿从我的胸中飞出,

应当是我的天赋异禀”

Erik lensherr这位正当英年的君主第一次看到披着白狐狸皮的来自南方小国的年轻王子是在自己的寝宫里。说来也怪,他突然觉得在对方厌恶的表情下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显得那样可笑。他卧薪尝胆,打败了暴虐的君王,他久年的仇敌——shaw。当然了,鲜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些血泪登王史,但人人都因为这个深冬雪天拎着旧皇帝的头走出行宫的年轻侍卫惧怕不已。说不清是因为恨意,还是尊敬,又或者是嫉妒还是其他什么的,他们总是对他毕恭毕敬。Erik很少再在其他的人的脸上寻到这样鲜明的表情。爱即是爱,恨也只是恨。也许这短短的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变故,又或者是那日他身后的血染红了一整片雪地?

他望着小王子蓝色的眼睛“说出你的名字。”Erik脱下长袍。这几个字打在Charles心上,不自觉的便成了一种讽刺“Charles Xavier,皇帝陛下。”他捏紧袖管。只觉得北境的风竟这样的冷。Erik默不作声的看着那双蓝眼睛流露出委屈的情绪,笑了“那么,你为何而来,Charles Xavier。”


我没有足够的才华。我只有痛苦。

”说到底,世界也是身外之物”

你好,我是18岁的Charles xiaver。我是个作家,是的,你可以这么叫我。我常常想啊,别人的人生,可以环游世界,可以破釜沉舟,可以欢声笑语不断,或许这么说是有失偏颇——也许此刻是我的坏情绪影响了我。我是堕落之人,事实上,我撒了谎。至少我是个失败的作家,没什么人真的知道我,了解我——愿意爱我。 更重要的是,我没有钱吃饭了,但我有一大堆纸,想法,和没人要的爱。在想法里沉沉的下坠——一瞬间连死亡都是那么的释然,少了一个爱我的人——也许吧。我的离开是否会让他心口一痛,在远方的彷徨的未知的猜测里。

我想死在火星上,穿着宇航员的美丽衣服,漂浮。想要在手腕处纹一处纹身,想要染一头金发。我常常想,埋没于人群或万人敬仰,又如何呢。受人尊敬——我知道我本该得到。

我的性格太傲——也许是我的错。我的母亲与我关系不和,父亲去世的很早。我独立的也很早,怀着一腔热血,却还是早早的失败了。 还因为该死的良性癌细胞做了两次手术——花光了所有的钱。

我写下了那么多的诗句,世上不乏美丽动人的词藻,我为此骄傲。只是没想到这竟是我最后的结局。

                          Erik lensherr

                      如果你还记得我


Fack

35岁白罐铁/19岁虫

预告/

说得对。

人们总是斥责我

我的感情,我的爱恨。

可是我站在高耸入云的顶上向下眺望

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失去温度,失去感情,失去你。

可是终于要失掉的东西,我怎么能抓住呢。

我非英雄。

summer blue fantasy

染着一头棕毛的年轻男孩叼着烟冲他笑。

他不知怎么的往下陷,在那双忧郁的眼眸里。

不知怎么的,他喜欢他系的乱七八糟的的领带,喜欢他没扣上的西装纽扣。

七月的风,尾调黑莓的香水,夕阳快灭掉的光。和他。

怎么样的搭讪都显得庸俗。

“我叫Peter Parker,sir。你的眼睛在问我呢。”

少年踏着阿姆斯特丹的光走向他

“你为何而来?”

“Tony stark.幸会。”

他望着他,将烟灭掉“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上来,他想。我不为谁而来。


西彻斯特不再 三下

世界上去哪拾得无缘无故的爱呢?曾经有多少个夜晚Erik无法入眠,他手上沾了太多无辜之人的血。这是世界无法洗清的恶果。午夜醒转时他有时也会想起Charles,他是温暖的风,黑夜里散发的光。一切美好的东西。可是他们到底又做错了些什么呢。。。

“你太仁慈,这个世界留不住你。”

“而我...我是这个世界的罪有应得。”

电台里放着一首很慢的老歌——他悄悄的用能力打开它。Logan睡的很沉,幸而车也不是很颠簸,但是从他皱的很紧的眉头可以想到不是好故事。Charles靠着窗凝望着外面的风景,天渐渐的亮起来。国道上的车很少,现在他们真的像电影里的情节一样了,两边净是望不到头的无边花海,他值得拥有的——他们应该拥有的,都在路的那边。

Erik走在前面,Logan背着Charles跟在后面。“要三张去德国斯图尔特的票。”他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一点——今天不会再有更多人牺牲。


星条旗,火焰🔥和星星盾牌



☞说明:此处用的是电影的时间线,但后面会涉及到内战以及复仇蜘蛛侠,我会标明

☞stark没死。用的是内战设定。

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了。这位精神领袖总是给Peter Parker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这事有点复杂。他们在Berlin打过架,那一次他们兵戎相见,场面不太好看。所以内战结束后他们好好谈了一次——在他搬进stark的大厦以后。

也不是什么重要内容。但是美国队长站在他的床边教导他好好学习——这场面简直诡异到不行。但他确实清楚他们为什么叫他老冰棍了。

他们在战场上见面的时候很少,一次兵戎相见,一次损失惨重。直到他瘫坐在stark的边上时,他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Steve变得非常沉郁。看啊,可是Peter Parker却不能再说出什么“向前走”的话来。他与Tony相识的时间不长也不短,但终究是比不上Steve的,他承受的太多了——不仅仅是Tony的死。Peter荡着蛛丝坐到大大的A的标志上去。他凝视着newyork的夜景却只是觉得孤独——很多东西都不再了。可是这座城市却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这让他心里升起一种没由来的疲惫感。

他以为那日在stark的葬礼上他已流光了所有泪水——直到fury出现。“Tony没死。”他召开了一次a级会议,甚至连很久不见人影的Steve也在,他抱着手臂半个身体藏匿在黑暗里“你在告诉我躺在地下室恒温仓里的Tony是假的。”“我说的是他的分身——Tonystark没告诉你这个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