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Y

Dont give a fuck about you 214782

只要一天不顺,人人都可以被逼疯 2

父亲...母亲!

拥有纯真面庞的少年在自己父母留下来的巨大宅子里惊醒,夜已经很深了,风将窗帘吹起来,布鲁斯光着脚下床,他刻意的让自己像一只猫一样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一点声响。只是他不明白,不明白为什么世界这样残忍,为什么梦里的痛意那样真实又令他无措——这本是他不该承受的一切,如果不是他们,而是任何一家人!布鲁斯望着窗帘的边掀起的月光,再一次的将那深深的无助感藏在心里。只是他真的迷失了么....

“可以让杰罗姆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么。”布鲁斯一边说一边拿起餐巾擦拭嘴角,他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又低下头去切自己的鸡蛋“你说的是那天那个小丑”光听老管家的语气就知道他脸上挂着何等的担忧,小少爷放下叉子,他盯着阿尔弗雷德,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他为我解了围,阿福,那天晚上我去巷子里找赛琳娜遇上两个小混混。他救了我。而我得知他过的并不开心。”布鲁斯的一只手捏了捏餐巾“我后来和他聊了好一会儿,他没有父亲,母亲还虐待他。所以我想把他接到这来——鉴于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大的地方去睡觉。”老管家凝视着他,叹了口气摇了摇自己的餐叉“欧,布鲁斯少爷,我希望你开心,再说了,这也是你的家,不是么。”老管家眯了眯眼睛恢复了他的背着手的高雅姿势“现在,该去上学了布鲁斯少爷”天....布鲁斯垂下头,为什么他就不能在家自学呢?


只要一天不顺,人人都可以被逼疯

不分好坏的逃避了现实,最后只剩下了痛和虚晃的青春。

马戏团杰罗姆/躁郁症少爷

三章左右完结

夜晚无法入睡,时间残忍的拉升着,任由清醒流走,任由痛苦延伸,任由所有的细碎声响钻进他的脑袋里—父母被杀死时母亲的项链拉扯着滚落的珍珠,他们飞一样的逃离,还有—子弹飞过脸颊时凌厉的风声和撞进躯体的血肉声。他们都叫着,逃离,尖叫,还有死亡的血腥气。两颗子弹,两条人命,两条价格不菲的生命,两条对年幼的布鲁斯韦恩最重要的生命,埋葬在他父亲想要建成的光明未来的过去了。15岁的年轻少年将自己蜷缩起来。如果能—如果能只是蜷缩起来就不用面对日复一日的无聊人生就好了。

“阿尔弗雷德”他大声叫管家的名字,终于在年长的管家眼里看见了担忧和痛苦,布鲁斯心满意足的想,痛苦就像玻璃碎片一样。他不受控制的流眼泪,心里是早已熟识的黑暗和痛苦。人们总是说命该如此,对么?

昼夜不再有意义。他发现了父亲的暗门,还有那些父亲生前留下来的文件,韦恩集团的高层,政治作秀,那些把他当空壳的董事会老家伙。文件被他搞的满屋子都是。“master B,你已经三天没睡觉了。”管家背着手站在他的门前。布鲁斯跳下床,将手上的文件钉在他自己做的那片线索墙上“别理我,阿福。”“你知道你的警局心理测试结果吗?”管家握住男孩的手“你得了抑郁症,布鲁斯。”哦。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布鲁斯想。

“Master bruce!”“我好了,阿福。”他走下台阶,管家帮他把衣领整理好“谁不喜欢马戏呢,B,放松放松自己”管家先生絮絮叨叨的说,布鲁斯笑了“我会的,阿福”那天之后他们好好的谈了一下抑郁症的事。你让我很担心。他说。我会慢慢好起来的。布鲁斯想,会的。


孤寂藏匿人群中 序

反社会人格杰罗姆/小少爷布鲁斯

bgm my love is strong/MR.Woox,Mounika

很小的时候,布鲁斯不太了解那些东西——名誉,金钱。诸如此类。父亲很有钱。他可以过那种出门踩在别人背上,做什么事都不用自己动手的财大气粗的富豪。但与此相反,他教导布鲁斯另有方法。

爱能感化一切,孩子。布鲁斯一直记得这句话。

直到在他们走入一条剧院门口的小巷子里,那时布鲁斯还没意识到他的命运在这瞬间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总要知道的,大概这就是生活的残酷吧,催的孩子成长,催的老实人拿起刀枪。

也正如此,他并不清楚那个拍着他肩膀,说着“但在黑暗中,仍有光明”眼眸坚毅的警察正将他引上一条道路或如何与他的生活交汇起所有的爱恨。那时他正满心愤怒,痛苦,害怕和负罪。布鲁斯。多年的管家叫他的名字,他冲过去,将眼泪埋在衣袖间。埋在过去里,他这么想。

可是年幼的羔羊望着父母浴在血里,仍觉得自己也被剖开了肚子般那样的痛。

故事才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