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航员Y

Dont give a fuck about you 214782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1

Erik提着他那件有些笨重的用动物的皮做的衣服。雪狐狸,是基诺莎最高档的皮衣。他皱着眉头看着爬到床中间开始脱衣服的Charles——“你在干什么?”新皇帝的声音冷下去。Erik看到他怀着愤怒的眼睛,和他半落的衣衫。蓝眼睛小王子还真的把他当成某种未开化的野蛮人了——他们甚至都不认识,除了一个名字。名字,对了,他只是恨恨的报了自己的名字,仿佛他已经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按进床里强奸了一样。不管怎么说——他的皮肤很白,Erik走到床头将衣服放下。“我不是那种人,就是,那种,特殊爱好或强迫别人的人。我毕竟是个皇帝——还有,把衣服拉上,Charles,Charlesxiaver,王子殿下,还是我得叫你公主。”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太自在的摸了摸鼻子。谁把这个蓝眼睛男孩带到他房间里的,他说了什么,又或者叫他做些什么。Emma或者是那个俄国佬。他既想罚他们,又想赏赐他们。但是那位蓝眼睛的王子终于不再那样怨恨的盯着他了。他拉上了他的丝绸衣服坐在那里。尽管如此,他的脸颊仍使他看上去气鼓鼓的。

Charles被带到这位新皇帝的房间之前见到了一位一身白的女士。他先是被告知他被新皇帝选中——作为伴侣。可是他只渴望自由,基因学,和一些乐器。作为王子他从来也都没有什么选择权。于是他与Raven——他兄弟姐妹中关系最好的那一个道别。他走的那天西彻斯特的阳光很温暖。Raven站在高高的城堡上冲他挥手。一切都如去时般不在了。这时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很深的悲伤来,他迟迟的意识到自己才19岁。他从未离开过家。到基诺莎之后他和他的侍女被安排在一间相当繁儒的房间里,这期间这位女公爵敲响了他的门,她相当高傲的扬着脖子扫视了他一番“lensherr喜欢这个类型的。”她的声音中带着某种不屑“把自己弄干净点”随后就离开了。才有了现在这幅场面——Charles拉着衣服不由的尴尬起来。他怎么这么蠢。不等他陷在这种自怨自艾的情绪里,一个侍者就捧着一个装水果的盘子进来了,只是他靠的太近了点——Charles看到他掏出匕首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他有些纠结的想,该装的柔弱点吗,不要那么柔弱,可是太强硬lensherr会不会不喜欢。现在刀抵在他的脖子上,他还没活够呢。Charles有点悲伤的想。直到Erik开口“你可以选择像个男人一样过来和我决斗。还是执意威胁一个手无寸铁之人——你赢了我可以当皇帝,你杀了他,我发誓绝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Charles望着那双绿色眼睛,第一次在寒冷的基诺莎找到了温度。

 

kyx——夏日蓝色高中少年,再见

时常我会问问答案不在我自己这里的问题

我猜

这就是哪怕错过的但是不甘的我的心思吧

总是觉得很奇怪

喜欢一个人怎么那么没道理

忘记了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样子。

喜欢你说“不要讲话”眼角眉梢的不耐。喜欢你坐在钢琴前带着全班唱视唱练耳。

我总是坐在你的位置上在你的书桌上画画

小心翼翼的问你为什么戴别的女生的表。

我说了喜欢,你说了拒绝。

我也记不起些其他的什么了。

自尊与骄傲不那么疼痛的刺伤彼此。

冷言冷语,嫌弃,不耐烦。

我就是想问问你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一点点?”

上次你给我的答案是

“没有。”

我不在乎有什么改变。我也下定决心要放下你了。

可是我只是不甘心吧。

高傲的我的自尊心,叫嚣着让你记住我。

啊——

休学的你,原来再也不见就是结局呢。

你大概不记得,我们连一句再见都没说。

对不起,我没法祝你幸福。

我就是,就是

想悄悄的放下你,一如一开始那双望向你的眼睛。

一点后记

其实这是我的一段真实的高中时候的感情
此人也比较高傲
总之。怎么说,今天心情挺难过的,所以想着也要给这段感情一点交代。我所写的全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反正,你们要幸福啊。喜欢太累了。
就这样吧

在我溺死的那片蓝色海洋里 序

Erik/Charles

“我猜

忧郁的白色鸟儿从我的胸中飞出,

应当是我的天赋异禀”

Erik lensherr这位正当英年的君主第一次看到披着白狐狸皮的来自南方小国的年轻王子是在自己的寝宫里。说来也怪,他突然觉得在对方厌恶的表情下自己高高在上的样子显得那样可笑。他卧薪尝胆,打败了暴虐的君王,他久年的仇敌——shaw。当然了,鲜少有人知道他的这些血泪登王史,但人人都因为这个深冬雪天拎着旧皇帝的头走出行宫的年轻侍卫惧怕不已。说不清是因为恨意,还是尊敬,又或者是嫉妒还是其他什么的,他们总是对他毕恭毕敬。Erik很少再在其他的人的脸上寻到这样鲜明的表情。爱即是爱,恨也只是恨。也许这短短的一年里发生了太多变故,又或者是那日他身后的血染红了一整片雪地?

他望着小王子蓝色的眼睛“说出你的名字。”Erik脱下长袍。这几个字打在Charles心上,不自觉的便成了一种讽刺“Charles Xavier,皇帝陛下。”他捏紧袖管。只觉得北境的风竟这样的冷。Erik默不作声的看着那双蓝眼睛流露出委屈的情绪,笑了“那么,你为何而来,Charles Xavier。”


死有何惧?
惧怕的是他人因你我而死。

你。

我这辈子有太多东西都不会得到

山河,

湖海。

迤逦的风景,或是珍宝。

还有你。

但是你第一次用你低沉的不那么吸引人的北方口音叫我的名字。

我却想起了这所有的一切。

这是一次一秒钟的冒险。

【幻君,会变的更高更远更好】

【我也很重要。】

【但是没那么重要。】


关于飞鸟症

我喜欢这个


慕晓川:

  飞鸟症:特别冷的一个文梗,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 ,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  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如果及时认出来了,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即死者复活。


感觉知道它的人并不多,是一个很新奇的设定,我觉得挺适合写先虐后甜或者双向暗恋之类的文,也是我列表给我的,给大家分享一下写文的文梗,真的好想吃各位太太产的粮啊,给各位大佬递笔。


抱梗随意


其实是希望大家去看看我写关于飞鸟症的文(悄咪咪)


最后祝各位吃粮/产粮愉快啦


私心打了很多tag,


dbq

猎鹰其实是秘密战争受伤最重的人吧

我没有足够的才华。我只有痛苦。

”说到底,世界也是身外之物”

你好,我是18岁的Charles xiaver。我是个作家,是的,你可以这么叫我。我常常想啊,别人的人生,可以环游世界,可以破釜沉舟,可以欢声笑语不断,或许这么说是有失偏颇——也许此刻是我的坏情绪影响了我。我是堕落之人,事实上,我撒了谎。至少我是个失败的作家,没什么人真的知道我,了解我——愿意爱我。 更重要的是,我没有钱吃饭了,但我有一大堆纸,想法,和没人要的爱。在想法里沉沉的下坠——一瞬间连死亡都是那么的释然,少了一个爱我的人——也许吧。我的离开是否会让他心口一痛,在远方的彷徨的未知的猜测里。

我想死在火星上,穿着宇航员的美丽衣服,漂浮。想要在手腕处纹一处纹身,想要染一头金发。我常常想,埋没于人群或万人敬仰,又如何呢。受人尊敬——我知道我本该得到。

我的性格太傲——也许是我的错。我的母亲与我关系不和,父亲去世的很早。我独立的也很早,怀着一腔热血,却还是早早的失败了。 还因为该死的良性癌细胞做了两次手术——花光了所有的钱。

我写下了那么多的诗句,世上不乏美丽动人的词藻,我为此骄傲。只是没想到这竟是我最后的结局。

                          Erik lensherr

                      如果你还记得我


我这几天一直在看暮狼寻乡
算是这几年我看到过质量较高的个人刊了
机器人也是有感情的啊/流泪
总之Logan的命运就是逃脱不了的与世界互相伤害
在最后他还说“我的爪子最后会完成他的使命”
💘